灯火阑珊 何必急于看到那个人

“我们这个社会是个很好奇的社会,因为年轻,却把好奇发展成八卦杂志的窥探。我想,好奇的极致应该是包容和悲悯,应该是出于关心,我们所好奇的不是他人为何事哀伤,而是他的哀伤,以及他要如何度过哀伤。重要的不是知道已发生的事件,而是人的心灵状态。”

摘自:蒋勋《新编传说》

蒋先生说话,不尽高深,但总是开阔、平和,充满感性又理智的人生感悟。希望我将来也是这样宽容豁达、自由开放的人。

评论(1)

© YOYOYOYOYO柚紙 | Powered by LOFTER